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请问,是你喜欢我吗?【上】

只能记住一天的事物…是该有多痛苦啊。

原本正在写字的赤司征十郎抬头看向第一排正在认真听课的黑子哲也。

那个少年看似挺拔的背影,其实随时可以倒塌吧,只有一天记忆的那个少年。“赤司征十郎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一题。”“x=3”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把粉笔捏断的冲动,笑道:“我知道赤司同学你成绩很好,可还是要认真听哟。”

赤司征十郎低下头继续写字,完全没有理会数学老师。“黑子同学,这一题你来吧。”黑子哲也乖巧地站起来将答案和思路完美展现在黑板上。看着黑板上清晰明了地解题过程,老师不禁拍手给予赞扬:“很好哦,坐下吧。”老师高兴到已经完全忘却了刚刚赤司征十郎给她带来的尴尬,还是乖巧可爱的黑子更合她的意能让她舒心。

“下一节是体育课啊……”黑子哲也垂下头,同学们成群结队离开教室,黑子哲也默默回到座位,选择留下复习数学课上讲的内容。“黑子君!不上课去吗?”是谁?黑子迷茫地抬起头,门口站的是谁?“算了啦!班长,黑子他去不去老师都不会在意的。”是班长啊……看着教室里最后两个人也离开,黑子哲也叹了一口气。

“黑子哲也……君是吧?”黑子哲也回过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赤司,赤司征十郎看见他茫然的表情不禁有点失落,开口道:“果然是不记得了吗?”“很抱歉,赤司君。”黑子哲也淡淡的说道:“我的记性不会差到把刚刚上课不认真被点名的人忘掉。”“啊,那就真是太好啦,可是你为什么一脸茫然呢?”

“铃——!”急促的上课铃响完了三十秒后,黑子哲也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这节体育课。”赤司征十郎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上不上都无所谓,“会被当成逃课的。”“无所谓。”黑子哲也决定不再多说,他低下头看着练习册上的题开始认真解答。“黑子哲也君很聪明啊,一大半习题册都做完啦。”赤司征十郎靠在黑子哲也旁边的一张桌子上,顺手拿起这张桌子主人没有收拾的课本。

“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黑子哲也君。”“称呼我为黑子或者哲也就好了。”黑子头也不抬一下自顾自地刷题。赤司笑了笑也不在乎黑子的态度,问出了上课酝酿已久的第一个问题:“哲也真的会第二天忘记我吗?”“会。”这个问题,黑子哲也回答的得心应手,从小学到高中,有无数个像赤司征十郎这样好奇的人问他这种问题了。

“你真的会第二天忘记我吗?”

会,而且忘得很彻底。一开始有些人确实是抱怀着同情他的心理问他这种问题,不过在黑子哲也优异的学习成绩和老师们过分的亲昵下,他们愈来愈嫉妒黑子哲也,先前的同情全部被其他丑恶的情绪代替了。失去前一天记忆的黑子就像玩具一样被这些人抛来换去地这样玩弄着,故意问这种羞辱他的问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嘲笑他,侮辱他甚至故意借他东西然后再也不归还。

“哦,很有趣呢。第二个问题,哲也你记得回家的路吗?”赤司征十郎并没有像黑子所想像的那样戏弄他,相反赤司征十郎的那句“很有趣呢”语气都是平平淡淡的,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黑子哲也被赤司征十郎不按套路的提问方式问懵了。“诶…啊,记得啊。”

大脑空白下,他还是懵懵懂懂回答了赤司征十郎的问题。赤司征十郎笑得更加灿烂了,黑子哲也看着这位和他一点也不熟但是貌似套路很深的同学嘴角灿烂的笑,不禁想起上课同桌偷偷跟自己说的一句话。

“你看黑子君,老师每天笑眯眯的,笑眯眯笑眯眯,不是好东西!”话说回来,同桌她人看起来对自己挺好的……叫什么来着?黑子哲也偷偷瞟了一眼自己身旁桌上的练习册。

五十岚纪啊……不认识。

“最后一个问题,哲也你今天放学可以和我一起走吗?”“嗯。”正在努力思索五十岚纪这个名字的黑子哲也下意识就答应了……不行,完全想不起来。又想到刚刚赤司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黑子哲也慌忙说道:“不是!等一下啊赤司君!”“好啦!就这样说定啦!”赤司征十郎笑着打断黑子哲也的拒绝:“你别想先跑路。”

体育课一下,赤司征十郎马上就找到了黑子哲也的那个同桌。“诶!换座位?不要我拒绝!”“你换不换?”“不换!你同桌又没有黑子帅!不要ヽ(‘⌒´メ)ノ”赤司征十郎从书包里取出一把剪刀面带“微笑”又问了一遍:“换不换?”“换换换!您快搬桌子吧!”不远处目睹了一切犯罪过程的黑子哲也,默默掏出了手机。

可惜没等到他记起报警电话,赤司就已经麻利地把桌子搬到了他身边,并且趴在桌子上冲他友好一笑:“今天放学别想逃。”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黑子哲也能说什么呢?他就算会骂人,可是骂人的词也忘记的差不多了,上一次骂人是什么时候他都不记得了。“对了,哲也今天放学陪我去一趟便利店啊”“赤司君,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一定要说出来。”

赤司征十郎上课除了趴在桌子上就是低头写写画画的,黑子哲也倒是意外的比看上去更加认真。一边抬头听讲的同时还把黑板上的例题一字不漏地誊写到了笔记本上,重点是他的字写的还特别漂亮,赤司征十郎理解了黑子的前同桌为什么死不愿意换桌的原因了。这样挺直腰板认真看黑板的黑子哲也……真特么帅呆了啊。

〖哲也,你喜欢吃什么啊?〗赤司征十郎趁老师写板书的时候把纸条悄悄扔给了黑子,黑子低头看了一眼决定还是把纸条装进笔盒里继续听讲。

〖哲也,你喜欢喝什么?〗
〖哲也,你喜欢看什么书?〗
〖哲也,你有喜欢看的番剧吗?〗
〖哲也,你周末有什么安排吗?〗
〖哲也,你说说话行不行啊?(´-ι_-`)〗
〖哲也,别把纸条扔笔盒了好不好?(´-ι_-`)〗
〖也别扔地上啊,今天我值日呢(´-ι_-`)〗

“赤司征十郎!”班主任默默从他身后出现,隐藏在刘海里的小眼睛露出了凶光,整个人仿佛被黑气包围了一样可怕,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请你默默站到教室后面,还有如果你要跟黑子君做同桌的话,这学期请务必!一定!必须!考过黑子君。”

“赤司君……”“等一下,哲也,现在别和我说话。”赤司征十郎无力趴在课桌上整个人被生无可恋的气息包围了。“我当时有提醒赤司君注意老师在身后啊……”“你怎么提示的?”赤司抬起头幽怨地注视着自己的同桌,黑子一本正经道:“我坐直了。”“恕我直言,你一直没有变姿势……”赤司把桌仓里的教科书一本一本整好放进书包里:“我去擦黑板。”黑子哲也垂下头,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一直到教室里的人走光后,黑子哲也才开始慢吞吞收书包,“赤司君为什么要……邀请我一起走呢?”赤司征十郎拍了拍两袖的粉笔灰回答:“看上你了呗”简单明了,直接粗暴,黑子哲也直接被吓懵逼了。“请请请不要开开这样的玩笑啊!赤司君!我是男孩子!”赤司征十郎调皮地朝着黑子哲也一眨眼回答:“好巧!我也是诶!”

黑子哲也凝视着那一片蔷薇色的海洋,他在里面没有找出一丝杂质。赤司征十郎真的没有跟他开玩笑……“可是……赤司君,我不喜欢男……”“我喜欢哲也就好了。”赤司征十郎像小孩子一样一跳一跳地下了讲台走到黑子哲也身边,严肃道:“黑子哲也君,关于我喜欢你的这件事情是我的事情。你要做的就是努力别忘记我的这份感情。”

黑子哲也别过头狠狠一咬下唇血腥味刺激神经恢复神经,他在想这是不是新的羞辱他的方法。“我根本没有办法记住……任何人和事情。”“你不是记住了回家的路吗?”赤司笑了笑继续说:“就把我当做你的另一个家,然后记住到我这里的路不就好啦。”黑子哲也握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赤司征十郎说:“赤司君,不会耍我对吧?”“当然!”赤司征十郎信誓旦旦地点头回答:“有我在别人也不会耍你的!”

黑子哲也从内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本子,本子很旧了边缘很多地方翻卷起皱,封面上也有大大小小用指甲划破的地方。“这是我的记事录,赤司君你看吧。”“诶,可以吗?万一里面有哲也以前做得一些坏事的记录,哲也你会不会干掉我啊?”“赤司君……请正经一点。”

黑子哲也真的怀疑自己的同桌是不是脑子里有个坑。赤司征十郎翻开本子看到第一页就皱起眉来问:“哲也你根本没记住回家的路吗?”黑子哲也点点头:“是的…”本子上的第一页就写着回家的路线,走路去哪一条街,坐车转几号线,在最下面甚至画了一副简图。

“赤司君,就如你所见,我的记忆力真的很差劲。”黑子哲也揉了揉有点酸涩的眼睛,赤司征十郎又翻了几页发现黑子的记忆力真的特别不好。记不清自己的事情,记不起同学的名字,甚至是记不起自己每天住着的家的恐惧和惊慌,几乎填满了黑子哲也的日常。“没关系的,哲也。”赤司征十郎从笔盒里取出一只红色中性笔在首页的封面写了几个字,笑着说:“以后我送你上下学。现在回家吧。”黑子哲也接过记事录翻开首页。

早上好,黑子哲也,请多多指教

                                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用红笔写自己名字不吉……”“好啦!我们先去便利店然后回家吧!”


不轨有话说:各位观众姥爷,好久不见!我是你们可爱的不轨www失踪有一段时间了,明天高考先祝高三的小姐姐们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www
之前一直因为身体原因在医院,这个短篇也没能写完,打算中考后把这篇在好好改改(´,,•∀•,,`)
bug较多,就请原谅我吧,看在我要中考的份上,当然是要原谅我啦【滚

有点啰嗦了,后续不出意外十九号上线www

短小才精干

阿里嘎多(。・ω・。)ノ♡

评论(3)
热度(25)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