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嘉金】我找不到我的眼镜了。

因为我找不到我的眼镜,所以我很生气……

私设眼镜金,成年嘉×学生金 短小不精悍

瞎鸡巴乱写,没有剧情,就是生气焦躁下的产物

很难受,我很想把没有眼镜的焦躁表达出来……

——————————————————

金一脸绝望地躺在沙发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抽了抽鼻子,抬手换了个电视频道。嘉德罗斯从他的房间出来,边拍手上的灰尘边对着生无可恋的金说道:“我连床底都爬了,就是没找到你的眼镜。”

“哦。”金没有什么反应,平淡地又换了一个台。嘉德罗斯坐在他身边嘲笑说:“真不愧是渣渣啊,眼镜都可以在自己房间不见。你怎么没有把自己弄丢呢?”

“你别说话了行不行。烦……”金压低了声音尽量控制住情绪,干脆翻了个身背对电视,整个人埋在沙发里。

嘉德罗斯见金这一副要死不活还乱发脾气的模样,自己也生气起来了,怒吼着:“又不是我把你的眼镜弄不见的!你冲我发什么火!”

金被他这怒吼吓得一抖,爬起来回吼道:“我又没说是你弄的!嘉德罗斯你安静点行吗!”

原本眼镜不见自己就很焦躁了,嘉德罗斯这时还冲他发什么火,就不能体谅一下他的心情嘛。

想着想着金又忍不住掉眼泪了,心里更是焦躁不安。

“哭什么哭,别哭啦。”嘉德罗斯放软了语气安慰着。这时候和他吵什么呀……他伸手想要去揉揉金的脑袋。

谁料到,金一把打开嘉德罗斯的手,拖鞋都没穿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二话不说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独自坐在客厅的嘉德罗斯认命般的叹了口气起身又去别的地方找眼镜,边找边念叨着金丢三落四。

哭了一会儿后,金埋在被子里脸颊稍稍有些热,爬起来坐到窗台上吹会冷风。稍微清醒冷静点后,想到自己刚刚和嘉德罗斯互吼的事情脸红有些不好意思了。

嘉德罗斯说的也不错,自己确实连眼镜都看不好……眼镜不见了只会哭,连找都不找,床底还要嘉德罗斯爬。

金心虚地瞟了眼自己床底。

很烦,真的很烦……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模糊。金气急败坏地朝窗纱踢了一脚,这一脚倒是直接力大到踢翻了窗纱。在半空中晃了几下后,窗纱随风落到地面,发出声响。金还没从一脚踢烂窗纱中回神,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金!”嘉德罗斯打开门,正好被他看到金一只脚伸在外面,满脸惊恐的样子。“眼镜不见了至于去寻死嘛!”金来不及解释就被抱回了床上,“不是……我……”话还没说完整,嘉德罗斯狠狠啃上了金的嘴唇,封住了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持续了半分钟的吻

嘉德罗斯颤颤巍巍地抬起头,从身后掏出了金念想了半天的眼镜:“为什么去窗台?”金想要伸手拿眼镜但动作进行了一半,他又弱弱地缩回了手回答:“心情……不好。”“掉下去怎么办?”嘉德罗斯咽了口唾液,企图让自己的嗓音不是那么沙哑。

“我刚找到你的眼镜,就听见你房间一阵巨响,还以为是你摔倒了……结果进来就看见你坐在窗台还……”还做那么危险的动作。嘉德罗斯心有余悸看,看了看那窗台。

明天就去安个防盗栏。

“我我我不小心把窗纱踢下去了。”金涨红了脸,现在想想刚刚那动作,自己脚底板都有些凉。他讨好似的抓紧嘉德罗斯的领口轻声说:“对不起……不该发脾气的。”

“渣渣你没事就好。其他的无所谓了,以后别把眼镜放在鞋柜的抽屉里了。”嘉德罗斯把头埋进金的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确定自家小孩没事后缓缓起身。

“收拾一下,出门给你买个眼镜盒。”

——————————————————————

我找了一天都没找到……没有眼镜真的就跟哑巴失去能够比划手语的双手一样,感觉没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超级难受……我的眼镜啊,如果你看到这篇文 请快点回来。我已经买好眼镜盒了。

评论(4)
热度(31)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