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all金】三日之谈

本篇格瑞主场!

all金,主要是瑞金,雷卡金,嘉金

ooc有!私设有!

短小预警,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更新

我那么勤快,你们就再多爱我一下嘛

————————————————————

凯莉所在的公司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给全体员工放了一星期的长假。每天无所事事的凯莉决定报个旅行团,找来找去正好找到了一个三人团,当即报名加入了。

神之指示:就咱们三个的话,去哪里比较好呢?

切片柠檬:emmmmm星月有什么建议嘛?

星月棒棒糖:啊,我想去那个瞩目鬼屋旁边的花湖去啊。

神之指示:诶,那里嘛。我没什么意见而且花湖挺漂亮的呢,柠檬你呢?

切片柠檬:我也没什么意见。那么我们去几天?

星月棒棒糖:三天吧,我一星期后还有上班呢。

神之指示:嗯嗯,那就三天吧。因为是露宿,所以都准备用具啊。明天我们在骑车站集合,八点哦。

————————————

凯莉合上电脑,漆黑的屋子里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让我好好找找,帐篷……”凯莉摸黑起身去找明天要用的东西。

第二日早上八点,凯莉背着行李远远就看到了其他两位旅行成员。

其中一位金发女生朝她招手嘴里还大喊着:“星月酱嘛?这里这里!要发车了!”旁边稍微比较矮的蓝发女孩也抬头看向她,那女孩手里抱着本圣经,脖子上挂着一枚银十字架。

凯莉慢跑道俩人身边:“抱歉抱歉,来迟了。神之指示和切片柠檬,是吗?”

金发女孩帮忙把凯莉的行李搬上公车,中途说话气都不喘一下自我介绍道:“我是神之指示。你们叫我秋姐就好啦。”

“‘秋姐,你多大啦?’”凯莉上了车坐在蓝发女孩旁边,秋笑眯眯地冲她眨眼手指比划出了“27”这个数字。

“我是切片柠檬,安莉洁……18。”

“柠檬是在校学生嘛?才18岁啊。”凯莉揉了揉安莉洁毛毛的脑袋说:“我是星月棒棒糖啦。凯莉,今年25。”

整个公车上只有这三个女生,秋很活泼有她在气氛快活了不少

凯莉和秋聊的很来或许是因为都是社会上工作的人的原因,总觉得秋很亲切

还是学生的安莉洁就显得有些闷了,但是在凯莉和秋的双簧相声下,她偶尔也能说些笑话活跃气氛。

车子停在在花湖边。三人背上行李跑向花湖,秋选了个离鬼屋比较近的位置驻扎,凯莉问道:“秋姐,那里看风景不是很好啊,把帐篷安这边吧。”

秋摆了摆手,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凯莉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安莉洁把驻扎位置重新调到了离秋不远的地方。

三个人整理好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安莉洁带着她的小火炉和凯莉还有秋坐在花湖边上。

凯莉想起什么问道:“安莉洁信教嘛?我刚见你的时候,你手上抱着本圣经来着。”

安莉洁点点头:“是的,我信教。”凯莉神神秘秘地说道:“听说信教的人容易被恶魔缠身。”

秋对这种事情倒是兴致不高,安莉洁看着小火炉皱了皱眉问:“然后呢?”“花湖里就淹死了一个被恶魔缠身的教徒。”

凯莉剥开一根棒棒糖,眼睛在秋和安莉洁身上来回扫视,见两人都平淡如常她也怪没意思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过了会儿,秋开口道:“你们知道吗?这个鬼屋其实流传着三个故事……关于三代主人和一个少年的故事。”

安莉洁抬起头来,眼睛看向秋身后的鬼屋,凯莉没有动只是抬了抬眼示意自己在听。

“这三天也不能光看花湖风景嘛。”秋把手放在火炉上方,她漂亮的蓝色眼睛里闪烁着热烈的火光:“三天三个故事。听嘛?”

——————————————————————

鬼屋的第一代主人是一对夫妻,他们九岁的儿子从小体弱多病,从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屋子半步,女主人听说如果有信教的孩子陪伴在身边,病魔就会消失。

她找到了教堂里被称为“神使”的孩子。

“格瑞,今天教母不在就由金来给你读圣经,你要乖乖的,和他呆在家里,爸爸妈妈晚上就回来了。”

金抱着有些破旧的圣经,羞涩地躲在夫人身后。夫人拍了拍金的小帽子温柔地说:“格瑞就交给你了,用餐时间到来的时候会有仆人给你们端进来的。”说完,夫人就离开了。

九岁的格瑞看着床边十二岁的金,他第一次看见除了父母,仆人以外的人,金的个子比他稍微高点但看上去十分瘦小可怜,格瑞被他柔软的金发吸引住了,教母说过,上帝的使者拥有一头璀璨耀眼的金发。

金给了他一颗软糖笑道:“友谊的证明。”格瑞接过糖果,他把这个稀奇的小玩意紧紧捏在手心。金见状问道:“你怎么不吃呀,捏在手里就融化了啊。”

“我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格瑞眼神很真诚。

对于他来说,天地只有别墅那么大,害怕病情加重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屋子半步。“我,想把这个留下。”格瑞说完张开手掌,那颗软糖果然有些开始融化了。

金想了想,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小铁盒,他把格瑞手上的糖放进铁盒里。

“这样就不会化了。”金把铁盒交给格瑞:“你可以把我给你的东西都放到里面。”格瑞盯着铁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轻声向金道谢。

晚上,金该回教堂了,他向格瑞保证第二天他仍会来陪他。

格瑞躺在床上,他确信金就是上帝身边的使者。“格瑞?”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你睡了吗?”

“没有妈妈。”

格瑞拉开床头灯,坐起来。夫人见他面色红润,心里的不安放下了许多,她问道:“今天有不舒服吗?”

格瑞摇摇头回答道:“我没有不舒服。”他问自己母亲:“妈妈,你是在那里找到金的?”夫人很奇怪格瑞为什么要问这个。

“格瑞,你为什么这么问?”

“妈妈,金是上帝的使者。他离开了,上帝会不高兴。”

夫人被格瑞的话逗笑了,他拍了拍格瑞的背示意他躺下:“格瑞,金会回到上帝身边的。他确实是个如同天使一样的孩子。”

格瑞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母亲后面说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第二天,金如约到来。他趴在格瑞床边给他念圣经里的故事,告诉他上帝如何爱着他的信徒们。“金,你会回到上帝的身边嘛?”格瑞突然握住了金的手,他的眼睛第一次有了对某种事物的渴望。

他渴望金说出那个“不”字。

“是的,每个人最后都会回到上帝身边包括我,包括你。”金双手交叉摆在胸前,虔诚地闭上眼睛。

格瑞感到恐慌,晚上他哭着问母亲怎么才能把金留在自己身边。夫人对他的转变非常困惑:“格瑞,你昨天不是还担心金不回去上帝会不会生气吗?”

会不会生气?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了。他抽噎着松开抓住母亲衣服的手,夫人安慰道:“每个人最后都会离开,回到上帝身边。金是上帝的使者,他回去你应该为他高兴。”

不会的,只有金。他会永远陪在他身边。

——————————————————

“哇哦,九岁就心理变态嘛?”凯莉翘着二郎腿对于秋的故事半信半疑。安莉洁点点头,她很赞同凯莉的话并说道:“回归本源,这是不可避免的。格瑞不可能留住金。”

秋笑了笑,“这会还没天亮……故事还没结束。”

————————————————————

TBC






评论(4)
热度(63)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