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all金】三日之谈2

all金,主要是瑞金,雷卡金,嘉金

ooc有,私设有

短小预警,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更新

我那么勤快,你们就再多爱我一下嘛

————————————————————

格瑞的病一直拖到他十五岁的时候才得以彻底根治。金,很久没来了。格瑞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可是金却再也没有来过……

格瑞病完全好的那天,金还是没出现。他颤颤巍巍地推开门,原来屋外的世界是那么大。

他来不及披上外衣,穿着衬衫就跑出去了。原来这就是奔跑,耳边呼啸的风声,脚下柔软的泥土。这就是金告诉他的奔跑,他要快点找到金!找到金!告诉他!自己心里奇怪的感情!

他一路找到了教堂,来不及喘气就推开了大门。“金!”他要把这份感情分享给金,告诉他 ,自己也能和正常人一样,和金一样!

“你是格瑞嘛?”经过的修女眼中带有怀疑看向这个大男孩,悄然走近,轻拍了下格瑞的肩又问了一遍:“你是格瑞嘛?”格瑞忙着找金对修女的问题只是敷衍地点了两下头。

突然修女面色大变,她双手颤抖地不能自已,眼里的怀疑全然变成了另一种感情——愤怒。

“杀人凶手!”修女大喊着把格瑞推出门外:“你这个杀人凶手!”格瑞还在状况之外,他爬起来想拉住大门,其他几个听到动静的修女也纷纷赶来问发生了什么。

“是他!那个格瑞!他来找金了!”格瑞张开嘴,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金怎么了?他怎么了!”一个修女冷笑道:“让他进来自己看看吧。”说完那个关门的修女反对说:“让他再去害金?!”

“让我进去啊!”格瑞硬是撞开了门,他脸上的喜悦兴奋已经不复存在,他迫切的,想要看到金。“你们去忙吧。”那个修女冷冷地看着格瑞:“你,跟我来。”

修女们的眼神让格瑞更加心慌。充满了责备,愤怒,厌烦的眼睛……

修女带着格瑞来到了一块偏僻,远离人烟的废地。“托你的福,金已经成了瘟神,害死好几个传教士了。大家实在没办法把他送到这片没有人来的地方。”修女站在门外,转身看着格瑞:“我不知道你和你的父母是从那里听说……那种办法可以治好你的病。”

她环视了周围一圈再次开口:“病魔是不会消失的,他只是换了个地方继续生存。”说完,她便离开了,留下他一个站在门外。

听完修女的话,格瑞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她的意思是:他的病其实并没有好,只是转移到了金的身上?他害的金一个人住在这种荒凉的废墟里?

过了很久,格瑞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金?开门。”里面的人轻轻咳了几声,小心翼翼地问道:“格瑞……吗?”“嗯,是我。”格瑞把手搭在门上,轻声道:“开门。”

金靠在门上,他无力地垂下头。原先耀眼的金发现在黯淡无光,似稻草一般枯燥,整个人瘦了好几圈,仿佛就是一个骨架外面包了一层皮。他摇摇头拒绝了格瑞:“不……我不能开门。”

我害怕你看见这般丑陋的我,我希望能在你心里留下一个美好印象。金渐渐蹲下蜷缩成一团,眼泪大滴大滴得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在地上留下痕迹。

金住的屋子也没有窗户,格瑞没办法知道里面金的情况,眼下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心头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金,求求你开开门。”

他把头靠在门上,强忍着悲伤笑着说:“你答应过我,等我病好了,你要带我去那边的花湖看风景……你出来好不好,我们去看……”“看不了了!格瑞!我病了!”金哭着打断格瑞的话“你快走吧,我害怕传染给你。”

“怎么会看不了,你以前不是老吵着要带我去。”格瑞捶打着门,和门内的哭嚎一起落泪。

“求求你,开门。”

“不要拒绝我,金,求求你开门。”

过了很久很久,金都没有回应他,久到格瑞开始绝望了。

风吹干了他脸上遗留的泪痕,也吹干了他好看的唇瓣,吹凉了他剩下的时间。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金?”

——————————————————

“最后呢,格瑞在自己房间上吊自杀了,这个叫金的孩子喝毒药死了。”秋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又说道:“有人说格瑞的父母把他们俩个合葬在一起,也有人说他们把格瑞火化了但是金的尸体却被扔进花湖里。”

凯莉瞟了眼那明亮入镜的花湖:“我还以为最后俩个人会在一起……毕竟格瑞九岁就对金有想法了。”

“有想法是件好事能不能办到又是另一件事了。”秋收拾了一下场地笑着问:“天亮了,你们困不困?”安莉洁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困了,凯莉摇摇头对着安莉洁说:“现在孩子就是身子虚,熬不了夜。”

秋从旅行袋里掏出煎锅和一盒生鸡蛋开始准备早餐,安莉洁笑了笑转身回自己的帐篷睡觉。

“秋姐,这个故事是真的嘛?”“凯莉,你可别现在跟我说你怕了,还有两个晚上呢。”凯莉摇摇头,搬了张凳子坐在秋的身边小声问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嘿,你还挺机灵。”秋把煎蛋翻了个面压低声音说:“最奇怪的是,格瑞和金死后。格瑞的房间经常会出现两个孩子交谈的声音,有时候是大笑有时候又是撕心裂肺地痛哭。”凯莉打了个寒颤,搓了搓自己起满鸡皮疙瘩的双臂。

“那是其一,其二是关于金。”秋把煎蛋叠了个面在煎锅上放了三个培根:“有关他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包括那个教堂也在一夜间起火烧光了里面的所有人和东西。金曾经住的房子也不在了。唯一留下的只有那栋别墅。”

“真是……奇怪啊。难道金真的是天使,上帝把有关他的东西搬回天堂了?”

“怎么可能呢,天堂不收自杀的人。这件事情也不知道真假……”秋把三个人的早餐摆在地上铺的餐布上,对着安莉洁的帐篷大喊:“柠檬,吃完早餐睡!”

凯莉又问了一个问题:“那秋姐,今晚的故事还是关于那栋鬼屋的主人嘛?”“emmmmm给你发个小预告吧。”秋眨了眨眼睛露出俏皮的微笑:“第二代主人是一对兄弟,他们和金的故事。”

“又是金?重名?”凯莉表示自己理解不了。

“不是重名,这个故事和上个故事的金是同一个人。”秋笑得意味深长:“期待今晚吧。”


————————————————————————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写好啊!我太困啦!又特别急,我感觉格瑞和金这段真的没写好啊!我我我我我真鸡儿不适合写鬼故事……





评论(6)
热度(49)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