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all金】三日之谈3

本篇主雷卡金!

all金,主瑞金,雷卡金,嘉金

瑞金主场过了我就不打tag了

我那么勤奋的,再多爱我一点,好不好www

顺便我可能明天不能更新,明天是大扫除,可能要忙一天qwq抱歉

——————————————————————

过去了多少年后,那件事情被风沙所掩埋而无人问津。房子迎来了新的主人——一对年轻的贵族兄弟。

雷狮走进屋子里,除了有些陈旧的家具和变色发霉的墙纸外其他的一切他都还算满意。“卡米尔,你觉得怎么样?”雷狮转身询问胞弟的意见。

卡米尔抬头看了看曾属于格瑞的房间,又看向院里已经枯萎的植物。他回答:“我没意见,大哥。”雷狮点点头,开始和卖主商量价钱。

卡米尔一个人在房外乱转。

这栋房子处于不高的山腰上,周围是一片森林山下就是城镇。环境不错,空气清新。卡米尔深深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正当他准备回去的时候,身边的灌木丛发出了声响。

——————————————————————

“野兔?”

“我觉得是野猪。”

秋皱眉看着两个打断她讲故事的人,一本正经道:“瞎猜。你们就不能往正常方向猜嘛!说不定是在野外啪啪啪的小情侣!”

——————————————————————

卡米尔小心翼翼地拨开那片灌木,一个孩子清秀的面庞出现在他眼前。他睡的正香,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人发现,胸口随着呼吸起伏,过大的领口也因此有些向下移动而露出孩子瘦小的胸膛。

卡米尔被孩子漂亮的金发吸引了。

他不忍心吵醒熟睡的孩子但是又不能把他一个人留下。他思考了半天,绝对坐在孩子身边等他醒来。

一切都商谈融洽的雷狮发现自己弟弟不见后,在房子附近大喊:“卡米尔!回来收拾屋子了!”金发孩子被这一声喊叫吵醒。坐在他身边的卡米尔轻轻把手搭在他肩上。

孩子的眼睛是美丽的海蓝色,眼里还有刚睡醒的朦胧和警惕。“别怕,我叫卡米尔。”孩子仔细打量着卡米尔,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那双与他自己相似的眼睛上,孩子笑得灿烂,他向卡米尔伸出有些脏兮兮的右手:“我叫金。”

雷狮到现场时就当好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自家弟弟露出难得露出温和的表情,弟弟身边的孩子虽然看上去脏兮兮但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和漂亮的金发,让他整个人都变了。

这样的孩子一定是上天的使者吧。雷狮不禁这样想到。

“卡米尔,不介绍介绍新朋友嘛?”雷狮靠在树上,那金发小鬼看见他后立马躲在卡米尔身后,这个举动让他很不高兴。见到卡米尔那么开心,看见自己就马上躲开?

卡米尔摸了摸金的头发,意料之中的柔顺,他安抚着金说:“这是我大哥,雷狮,他是个好人,你别怕。”“……为什么卡米尔长那么好看,你哥哥就那么……”雷狮一眼瞪过去恶狠狠地威胁问:“那么什么?说啊,不然吃了你!”

金“哇”了一声把整个人都埋在卡米尔身后。卡米尔有些无奈地看着雷狮:“大哥,你别吓他了。”雷狮哼了一声自己先回房子里了。

这时金从卡米尔身后探出脑袋小声问:“走了嘛?”卡米尔点点头,看见金这样子不禁失笑:“走了,别躲了。”

随后他又问金,为什么独自睡在灌木丛里。金支支吾吾只说自己从很深很黑的一个地方逃了出来,其他的什么都记不得。

“那……你愿意和我住在一起吗?”卡米尔问得小心翼翼,毕竟雷狮刚刚才恐吓过金,这时自己在凶狠点威胁金和自己住一起,他害怕这个小孩会跑掉。

金迟疑了一会儿问:“那个大家伙,真的吃人嘛?”他指的是雷狮。卡米尔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大哥,用咳嗽掩盖笑意:“咳咳,当然不会,大哥其实真的是好人。”金把小脸皱在一起狠狠打了个喷嚏,最后同意了卡米尔的提议。

房子内部焕然一新,雷狮打扫的很彻底。“先去给那小鬼洗个澡,我可不想我的餐桌上出现草。”雷狮翻动着煎锅,轻车熟路地在里面放调味,他天生就是个适应力极强的人。

卡米尔带金去二楼格瑞的房间洗澡,进去的时候,金有些害怕说什么都不愿意。卡米尔好声哄了一会儿,保证自己不会离开金半步,他才勉勉强强拽着卡米尔的衣服进去了。

金去看起来还要瘦弱,他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病,除了脸上,其他地方一点肉都没有。金抱在温水里发出一声叹息:“好舒服……”卡米尔正尽职尽责地帮他搓背。

“卡米尔真像哥哥啊。”“金你有哥哥?”金把小半张脸沉进水里摇了摇头。卡米尔把他背上的泡沫全部冲掉:“我大哥,以前就是这么帮我洗澡的。”是吗。金想了想。那大家伙还真是个好人呢。

雷狮把饭菜都端上了桌子好久,卡米尔和金才迟迟下来。“我还以为你带着我弟弟淹死在上面的浴缸里了,小鬼。”他看着金红润的脸颊不禁想要逗弄他一番。真是个可爱的小鬼。

“才没有!”金着浴巾大叫道:“我才不会笨到淹死在里面!就算这样卡米尔也会救我的!”雷狮听完这话,趴在桌子上笑得不能自已:“我去!这小鬼!说话怎么这么逗!”卡米尔也忍不住侧头笑了几声。

三个人在一片欢笑声中渡过了第一个晚餐时间。

因为金是最小的孩子,雷狮让他一个人睡在二楼靠窗的房间——格瑞的房间。金当时脸色就变了,他可怜兮兮地拉住卡米尔的衣角,卡米尔沉思了半天开口对雷狮说:“大哥,金还小一个可能睡不着,还是我……”“卡米尔……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的意见产生抵抗了?”

雷狮看着卡米尔身后的小鬼,正好对上了那双也正在看他的眼睛。“我收留你已经是仁至义尽,别在撒娇了。”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毫不留情。

卡米尔也没办法,他从来没有反抗过自己大哥的任何决定,他安慰着金:“没事的金,你要是实在害怕就偷偷到我房里来。”金看着黑漆漆的房间,他总觉得房间里还有人,那个人冷冷地看着他,他不敢和卡米尔说,他害怕那个人……

金抱紧卡米尔的脖子放声大哭。

————————————————————————

凯莉听得聚精会神,整个人振奋得像是磕了药。“秋姐!那个人是谁?”安莉洁打了个哈欠,她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秋劝她去睡可她硬是要跟着一起听故事。“格瑞吧……毕竟秋姐说了,到现在那个房子里还有鬼魂的声音。”

秋露出标准地意味深长式微笑:“别急,那时候当然是格瑞,但现在可不是了。”

————————————————————

评论(10)
热度(47)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