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all金】三日之谈

雷卡金这篇我卡了好久,因为我真的不会写……好难好难,没有思路了,加上自身文笔不好而且最近家里事情贼多,所以很抱歉停了那么久

我感觉自己这篇纯属在扯淡,可以跳。【雷金,卡金tag都不想打了

ooc预警

结尾希望不会被毙。

————————————————————

俩人很迷茫,两两相看都不懂秋的意思。

秋当然也不指望这俩人能理解什么,接着继续讲故事。

————————————————————————

卡米尔能感觉到,自己在看见金被大哥抱走时内心的不快。他从未如此迫切的想从他大哥手里抢夺某个人,不对。卡米尔拍了拍自己的脸,刚刚自己分明还想要……急躁地杀死雷狮让他消失或者离开。

他甩掉脑子里那些不好的想法,转身走进格瑞的卧室。

雷狮把金轻轻放到床上,这小鬼红着鼻子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嘛。雷狮刮了下金的鼻子道:“别哭了,睡觉。”“唔…我,我想和卡米尔……”雷狮烦躁的情绪一下爆发了,他轻啧了声。

“卡米尔不喜欢有人和他同床。”

雷狮的内心除了对卡米尔的嫉妒不爽外,还有种急切的,说不出的焦躁的感觉。想让卡米尔离开或者消失,想要杀掉对于自己而言唯一的亲人……

雷狮自嘲地笑了两声,把这种奇怪的想法归列为自己最近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快睡觉,就你事情多。”雷狮把被子扔给金,自己背对着他合衣而眠。金也知道自己是有些麻烦人家了,抓着被角不说话,蓝眼睛巴眨巴眨地瞅着雷狮,最后默默地给雷狮盖上了点被子。

他盯着天花板,那个房间给他的触感太深了,就像是自己曾经在里面住过一样,里面像是充满了许多属于他和另一个人的回忆。是和谁的回忆……他始终想不起来。

他用一晚上的时间回忆了自己的过去确定,肯定,自己是第一次到这个房子来。

第一个夜晚,三个人谁都没睡好。卡米尔和雷狮纠结着对彼此莫名其妙的杀意,金苦恼了一晚上,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早餐时间,卡米尔和雷狮看彼此的眼神都不对了,对于金来说,这是成年人的世界,他管不着。但是,影响他吃饭就是不对啦!

“你们兄弟要相亲相爱我不反对……但能不能不要让我夹在中间。我饭都吃不好了。”金放下刀叉,抬头看了看两个成年人说出了自己孩子的看法:“你们两个人的眼神里都透露出了浓浓的兄弟之爱和复杂的……感情?”

说完他拍了发愣的俩人:“禁断之恋,我懂我懂。”

金上楼站在格瑞的房门口,他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被诱惑一般地走进去,锁上门。

雷狮和卡米尔在一楼就有些尴尬了,俩人的心思都被金说开了,但他只说对了一半,兄弟之情是有,禁断之恋可不是那么回事。

“小鬼真会瞎说,卡米尔我喜欢什么类型你最清楚,对吧。”

“嗯,比起我大哥可能会更喜欢娇小,容易抱在怀里的类型。”

“卡米尔你的话,应该会更加喜欢活泼一点的吧,喜欢撒娇?”

抱在怀里,活泼,喜欢撒娇。

二楼躺在格瑞房间的金打了个寒颤。

雷狮把话挑明了:“卡米尔,你了解我,我看上的不管是东西还是人,最后我会不择手段。抢到手。”卡米尔平复了一下内心翻江倒海的心情,他把刀叉放下冷静回答:“我也是,大哥。”

————————————————————

“诶……雷狮和他弟不是真爱啊。那格瑞和金怎么办?”凯莉举手发问:“难道后面要出事?”“凯莉同学,请你坐下让后面的安莉洁同学发言。”秋一本正经地无视了凯莉的问题,被点名的安莉洁点点头:“可能要出事。”

“诶,出事的话,我基本就能猜到接下来的剧情了。”凯莉咬碎棒棒糖,无趣都写在了脸上:“兄弟相残是吧。最后谁死了?秋姐你就直接说吧。”

被直接猜到剧情,秋也没有继续讲的心思了。“最后是三个人都死了,雷狮和卡米尔是死在了格瑞的房间里。”秋这时候笑道:“你们刚刚不是在疑惑房间里的鬼魂是谁吗?就是雷狮和卡米尔!”

“举手!格瑞的鬼魂呢!”“凯莉同学!你的凳子上是有钉子嘛?坐下!”

——————————————————————

和新认识的鬼魂朋友聊了很久的金还是没有想起有关新朋友口中曾经的自己。“像……天使一般的少年吗?”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格瑞……你这样夸我我真受不起,天使什么的。”

格瑞坚决地摇头,他无法离开这个房间,无法去寻找金。只能日复一日地把和金的一点一滴在脑海里反复过滤以至于过滤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对金的认识可能已经开始崩坏了。

“你就是那样的人。就算染上了病魔也是个很美好的人。”

“对我而言,你是最美好的存在。我舍不得让你离开……至少别在我死前离开我。”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只有十几岁大小的少年,他说的话和他说话时虔诚的表情,简直就不符合他这年纪。

“看来……他真的对你而言是个类似于信仰的存在。”“不是他,就是你啊,金!”格瑞看上去有些激动,他想要握住金的手让他理解自己的感情。

“格瑞。”金把手主动伸向他盖住他漂亮的紫色眼眸,轻声的说:“我很高兴有人愿意这样夸我。但我很清楚……你透过了我看到了另一个人。或许他的长相,他的声音,他的举动都和我神似。”

金放下手,格瑞睁开眼时看到的依旧是阳光。

沉默了许久,格瑞移开了眼睛,他像是一尊雕像,静静地坐在金面前。

“或许……我应该接受他离开的事实。”格瑞说完后,下床走到窗前,他伸手触碰玻璃外的阳光。

在暖阳下,什么都没有了。

—————————————————————

“啧啧啧,本剧第一位男主,没了。”凯莉拍了拍手,太阳已经露头了,她该去睡觉了。

安莉洁把水放到秋的手边,内心还有些问题。“想问就说吧。”秋喝了口清水,直接挑明了:“我会告诉你的。”“雷狮和卡米尔的故事。”安莉洁说出了心中的疑问:“秋姐,雷狮和卡米尔如果是被彼此杀害,那金呢?”

“……安莉洁,你还是个学生。”秋神情复杂,她有些纠结地回答道:“你还是个学生,这车不是你能上的。”哦,安莉洁表情冷漠,原来金的死涉及到开车了……“秋姐你可真关心祖国花朵。”“谢谢,主要是因为我还没有驾照。”秋朝着安莉洁眨了眨眼。

“但我觉得这故事不应该那么短。”安莉洁又问道:“而且……金到底是什么?”

秋放下杯子,她看向那片清澈花海,阳光照印着有些刺眼。“他是什么?谁知道……有人说他是天使,有人说他是魔鬼,有人说他带来阳光普照大地,也有人说他是瘟疫的化身。”

秋起身回帐篷,经过安莉洁时揉了揉她的脑袋。“这只是个故事,睡会吧。”

安莉洁没有说话,等秋走了后,她捧着圣经,若有所思地盯着花湖。

——————————————————

“啊……啊…别!雷狮!”金红着眼睛推开身前的雷狮,卡米尔还在他里面,雷狮也不甘示弱打算挤进去。

不知道是谁的手轻轻捂上金漂亮的眼睛。两个人喘着粗气同时在金耳边说

“做好被我干死的准备了吗?”

——————————————————————

TBC

评论(4)
热度(27)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