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村里过年二三事

过年那些不得不干的事
#ABO耍流氓来了,没有肉,没有肉,没有肉
#这些都是真实事件,俺和俺大妹子已经大姐干过的事情〖哭唧唧
#赤黑已是恋人身份www让世界甜起来吧

01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山村,村子里住着一群可爱善良的村民。他们每天放牛
“青峰大傻你家牛跑啦!”
每天耕地
“黄濑二逼!你个瓜娃子!那是韭菜!不是稻草!”
每天还要做饭
“那是盐啊黑子!不是糖!”
晚上还得烧水洗脚
“赤司啊!不要再往火坑加柴了,不要加柴了!锅要烧坏了!”

他们就是那么幸福又快乐的生活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里。
“我呸,还快乐幸福,我差点就死在那头牛的脚下了”青峰一脸鄙夷地看着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的绿间真太郎,绿间哼了一声没有去看他。
“好了,忙了一天大家都睡觉吧”赤司疲惫地躺在床上,刚刚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知道自己蹲在火坑前烧火是多么狼狈不堪,同样被赤司奶奶差点揪掉耳朵的黄濑也一脸苦逼苦逼求安慰地倒在床上
“嘤嘤嘤,小赤司的奶奶好可怕”

黑子摇摇晃晃走进房间,一头栽倒在赤司怀里。赤司心疼地搂着媳妇儿滚到了床铺的最里面。“话说回来,其实阿哲是我们几个里最惨的吧,被奶奶唠叨嫌弃了一天”青峰大辉打开电视,胡乱翻着电视节目希望可以看见泳装妹子在走T台,然而并没有什么卵妹子。
“紫原,你的百醇呢,给我给一根”

“奶奶拿去了……”紫原泪眼汪汪地躺在地铺上,回想着赤司奶奶无情拿走零食的画面。
要说为什么他们会在赤司奶奶家,一切都是因为赤司他父母作死的决定

“我愚蠢的儿子啊,你已经长大了。也该让你见见你奶奶的真面目了”

“赤司司,没事的哦。奶奶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你要和绿间他们好好回家照顾奶奶。我和你爸爸过完年就回来”

啪嗒!无情地将大宅子的门关上,留着赤司一个人在家懵逼。去奶奶家?和绿间他们?过完年?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

“呵呵呵,可以和媳妇来一次乡村野战了,呵呵呵∧q∧”

现在赤司的内心是崩溃的,也是拒绝接受事实的。我赤司征十郎,作为家里的顶梁Alpha上有大小脑瘫痪的老爹,下有妩媚可人的小娇妻。他身价千万,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多好的人啊。今天就毁在他奶奶家那口原始的锅炉灶前了。

“你们还睡不睡呀!不睡外面吹风去!”赤司奶奶的声音从楼上传到楼下,意示吵醒老污婆的六个人手忙脚乱的关灯关电视,然后再一片漆黑的房子里……
青峰·突然意识到农村没有路灯·好黑好可怕·大傻是拒绝睡觉的

02
“楼下的瓜娃子们!还要睡到啥时候!吃饭啦!”赤司奶奶的独门绝技

神之咆哮

青峰最先起床,他揉了揉与皮肤融为一色的黑眼圈,先去盛饭吃。随后有良好休息习惯的赤司和绿间也早早起床,进行洗漱。至于黄濑和紫原还有黑子三个人……雷打不动,需要赤司奶奶升级技能

真神之揪掉你耳朵

赤司奶奶左手一只鸡右手两只鸭……不对不对,总之她就是把那三个雷打不动的揪醒了。

大家早上坐在前院的大树下,吹着冷风吃着白米粥,不知道是不是偏心啊,六个人的粥里只有赤司碗里没有鱼糕或者是青菜。
赤司心里苦,但他不说
“小征啊,等会帮奶奶去你大舅舅家拜个年”赤司奶奶从后院扯着嗓子喊:“你把上次你二舅带回来的酸酸乳提去给你大舅”赤司放下碗筷飞快地跑去粮仓里看,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奶奶说的酸酸乳。
黑子走进来也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酸酸乳。
“奶奶,我和赤司君没有找到酸酸乳啊”黑子把大家的碗筷放到洗碗池里,边洗碗边跟正在洗衣服的赤司奶奶说。
赤司奶奶扔下肥皂走去房间跟青峰说:“大傻啊,你去粮仓把酸酸乳拿下来,小征和小哲够不到啊”

“哎哟,奶奶我叫大辉不叫大傻”青峰任命地走进粮仓,凭借身高优势很快就看见了粮仓最顶端的那箱酸酸乳,在赤司复杂地目光下轻松拿到。
赤司深深的感觉到,来到这个村之后啊,他身为Alpha的尊严就一次又一次被他奶奶打击地体无完肤了。

03
村里人家多,分了好几对。赤司奶奶家是在最边缘的五队,赤司大舅家在二对。从赤司家往后走有条小河,河的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在后面就又是一条不大的河流。
赤司奶奶让黑子,黄濑还有赤司去拜年。三个人穿过那片小树林后……已经累的不行了
“我说小赤司……你大舅家到底还有多远啊”黄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大花棉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黑子也抖得跟筛子一样上下牙直打颤。
赤司看了看前方,指着前方渺小到随时都要消失的黑点说:“我大舅家在那对。”
“赤司君和黄濑君自己去吧,我要回家帮奶奶做饭了”

“奶奶说街上有买香草奶昔的哟”赤司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朝前方走了几步:“黑子你不想喝就算了”
还没走两步,他就感觉身后有人拉着他,回头一看果不其然。黑子眨着水色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我陪你去,赤司君”

三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走过四对后面的垃圾场,跑过三对后面成片的坟墓,总算是赶到了赤司大舅家。
“先等等”赤司挡住黄濑和黑子要过桥的动作:“他们要是留我们吃饭,就说我们在家吃了。不然这时间一耽搁我们还上不上街玩了”
黑子点了点头,要是耽搁错过了香草奶昔怎么办,为了香草奶昔大不了回家在吃。黄濑泪眼汪汪地摸了摸肚子刚想开口说自己有点饿,话还没说就被黑子一个眼神杀回去了。
好好好,听你们的,大山区里,omega都是没有主权的可怜娃娃,吃饭都不能上餐桌。哭唧唧
赤司带着如浴春风般可以迷死万千少女的微笑过桥走进他大舅家,“新年快……”快什么快,一个人都不认识!赤司干瞪着眼看着那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哟!征十郎啊”一个面生地赤发男人从餐桌上起身走向他,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上下看了看说:“比以前更帅啦,找到媳妇儿了吗”
赤司瞪大眼睛,这舅舅还真是比他爸妈还热情啊,上来就问感情问题,还是趁早带着黑子跑吧。赤司尴尬地笑了笑,把酸酸乳放在地上然后和他从未见过的舅舅握了会手马上就找借口,带着黄濑黑子跑了。全程不要两分钟
身为一个大男人,一个全能Alpha,赤司征十郎第一次再他媳妇儿,他同学,他大舅面前

怂逼了


评论(2)
热度(28)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