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这个夏天,你的恋爱三部曲写完了吗


这个肯定要崩,不过我全是为了赤黑更好的He!人物如果有Ooc请大胆来投诉我!反正Ooc是肯定的了...


除草除草....嗷,好累啊

这个夏天,你恋爱了吗(上)



【洛山美少女们!你们的首席梦中情人是谁呢】


1L 洛山八卦社【Lz】

No.4叶山小太郎

虎牙满分,闪亮满分,腹肌满分,阳光满分。

这样的美少年怎么可以不爱呢Www


2L 洛山八卦社【Lz】

No.3实浏玲央

和这样的前辈成为恋人的话,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可以美美哒了。

嗷嗷嗷,学长你娶我可好啊!


3L 洛山八卦社【Lz】

No.2千寻黛

千寻学长,虽然平时都没什么存在感,可是....

只有细心的少女才可以发现,千寻学长的眼眸容纳了星辰大海啊


4L 洛山八卦社【Lz】

No.1赤司征十郎

这个,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吧。

在这个颜值当道的世界上,赤司学长一定是人生赢家啊

不过...学长好像已经有初恋了的说






赤司征十郎的初恋萌芽诞生在国中三年级,那个离开了黑子哲也的夏天他遇到了哲奈。

再背上枷锁封闭自我的同时失去友情,失去亲情。赤司征十郎蹒跚地走在所谓的“胜利”道路上,紧握他用一切换来的冠军。

遇到哲奈的那天,赤司征十郎刚刚进行完了一天的篮球训练,准备去图书馆看看书,蹭蹭冷气。

柏油马路散发出的臭味与路边的花香混合形成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味道。赤司征十郎被这味道骚扰的心烦。

休闲服完全粘在身上,原本赤红张扬的头发现在也服服帖帖地垂贴着额头,看着头顶的烈日。赤司征十郎感到莫名的狼狈,脑子里糟乱的思绪也渐渐开始影响理智。

“靠!”赤司征十郎停下脚步,坐在花坛边上。希望靠借花枝来遮挡点阳光,可惜完全没用。赤司拉扯着衣服不断急促呼吸,脸上毫无血色,嘴唇也脱水发白,喉咙更是干燥无力,声带连颤抖的力气都没了......

“没事吧”赤司被右脸突如其来的冰凉吓到愣神,想要甩开脸上的那只手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忍不住和猫一样去蹭。

“没事吧?中暑了吗?”赤司感觉身体右边清凉范围扩大扩大,鼻尖萦绕的不再是奇怪的柏油花香而是淡淡的薄荷茶味。他吃力地张开眼睛,对方是位很娇小的女性,头发短短的大概过肩膀一点点吧,穿着蓝色格子连衣裙和她的发色眸色都很相配。味道是从头发盖住的脖颈下散发出来的。

好像,五官。好像,身形。好像,第一次见他的心跳...也是这个频率,但那时只有一瞬间的震撼,现在却是......有了别的什么想法。

“你没事吧?赤司..赤司征十郎?”女孩用小手抹开赤司脸上的汗渍,漂亮的眸子像是一滩清水隐隐闪动。

这个夏天,赤司征十郎不知不觉地坠入爱河,无法自拔。

第一次被女性这样对待,饶是堪称全能绅士的赤司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拉下少女为他擦汗的小手虽然内心是拒绝的,赤司清了清嗓子说:“抱歉,失态了。”

女孩见态,拿出手机。纤细修长的手指像是水中锦鲤一般快速在屏幕上游动:“我给你叫个出租车.”“不!”赤司突然拉住女孩准备按键的左手,面目狰狞地低声道:“我要去图书馆!”

“......是”

东京的所有图书馆,在夏天都是最好避暑地点。不少学霸学神都希望整个夏天都沉沦在图书馆的怀抱里。被柔弱少女扛来的赤司此时也是这个想法,喝掉少女一整杯凉茶的赤司正打算道谢离开时,发现自己腿麻了......赤司涨红着脸坐在地上,面对女孩疑惑的眼神赤司征十郎现在就想不顾一切刨个地洞钻进去。

“是腿麻了吗?”女孩问道。

“是..是的”

女孩站起身四处张望,喃喃道:“这下可不好了。我可搬不动赤司君你呢。”

虽然是怎么说,女孩吃力的把赤司上半身抗在肩上,咬紧牙关说:“把你留在这里...万一又被晒晕......那就罪过了。”赤司征十郎,人生第一次,被一个比他矮了五厘米的青春期少女,一路浑浑噩噩的扛到了有好几里路的图书馆

坐在靠窗位置的赤司征十郎此时很想遮掩住自己破窘,但还是被对面玩弄头发的少女一语堪破了:“因为运动过度导致中暑,喝掉我一大杯凉茶,让我把你背到图书馆......”女孩散漫的语气一字一句像小刀一样狠捅赤司征十郎。

“你知道图书馆管理员跟我说什么吗?”女孩严肃地看在赤司“这里不是医院,出门右拐。”

赤司一路坚持要到图书馆避暑,途中曾恐吓过女孩三次,无意识撒娇一次。拿起《红与黑》遮住自己羞红的脸,赤司征十郎索性把脸埋到书里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赤司胡乱看了几段文章,等了几秒对面还是没有动静。赤司把举起来的书偷偷撤下几厘米,却不想看到了正在对着窗外树林发呆的女孩。

仔细看看的话,其实女孩的下睫毛还是很长的,淡蓝色的眼眸像是寂静澄清的海洋,里面广泛辽阔星芒。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一卷一卷玩弄头发,白皙的掌心连茧子都不是很明显,这样的手在钢琴或者其他地方滑动抚摸一定会很好看吧...还有那看起来和豆腐一样嫩滑的唇瓣,嘴形好看的像春日樱花,含在嘴里又会是怎样的滋味,再往下的脖颈,再下一点......衣服里包裹的......

“赤司”

诶,突然被人喊了姓氏的征十郎一个愣神,脸又红了半边,偷偷移开做贼心虚的眼神,思考自己刚刚是不是被发现了。

“我也姓赤司,赤司哲奈。”女孩笑得像初恋的蜜糖,嘴角不是很明显的酒窝跟着夏日的清风一起灌醉了赤司征十郎。


评论
热度(24)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