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坑,更新随缘,取关随意

死亡三十题


#我有罪,说好的赤黑亲妈再见了

#短小勿喷

#我都不能放过我自己




3、过敏

过敏是I型变态反应的主要代表,临床上将其大致分为过敏反应和过敏性疾病。前者是机体对致敏原作出异常反应的全身综合征。后者则是过敏累及某特定器官及组织,导致了某种疾病的发生。常见的过敏性疾病有过敏性哮喘、过敏性鼻炎、花粉病、某些皮炎等。


黑子哲也虽然看起来瘦小可是身体素质却不是一般的好。在婴儿时期,隔壁家五十岚成天上医院打针,黑子哲也在家里看电视看得不亦乐乎;到了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孩子容易的流行性感冒,黑子的班级整个中枪,只有他一个还生龙活虎地在上体育课;国中报上篮球社进入一军后,虽然会因为体力透支而呕吐但是在面对桃井的黑暗料理时,他却可以淡定自如一段时间。

说起来,其他病症也没有。为数不多的几次去医院或者是医务室,他也是因为皮外伤呢,相反身为队长看起来身体特别好的赤司征十郎,倒是医院的常客。

黑子没有想过,威风一世的自家队长,看上去是那么无解的自家队长......居然只要在咖啡里吐口唾沫就能倒地不起......“赤司君真是娇弱啊。”黑子还紧紧按着手背上的棉签,脸色苍白但也不忘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损一下赤司。赤司看着已经被扯烂的右袖子,再看看黑子哲也:“黑子,我的袖子。”“好啦!赤司君你别说了!”黑子哲也苍白的脸上现在才浮现出一丝羞红。

黑子是因为被猫抓了而必须到医院打疫苗,赤司则是因为不小心误用了别人的杯子沾上了唾液。打针对于赤司而言并不陌生,从出生到现在她自己都数不清用了多少针头,但黑子不一样,除了接种疫苗他什么针都没有打过。出于平日对黑子的好感赤司决定打完针留下陪黑子,有熟人陪当然是好,看着赤司嘴角熟悉的微笑,黑子突然觉得打针也没什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赤司君!赤司君!我的手断啦!”

“黑子,黑子你冷静点,不要乱动。”

“我的手没有知觉了!我这辈子都不能打篮球了!”

“不会的,黑子你要是疼就抓我的袖...”

“呲啦!”


“打完针在留下三十分钟进行观察。”护士小姐留下这一句话就走人了,黑子和赤司坐在板凳上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互损。赤司拉着袖子希望它不会掉下去,黑子也没有在说话而是安静的打量赤司的侧脸。

他的皮肤不能说是白皙,而是苍白,一种天生的病态白。从断袖可以隐约看见征十郎的手臂,白的透明,在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在跳动,脖颈里的血管更是清楚。不知为何,这样的赤司看起来异常瘆人。

“赤司君,第一次过敏是为什么呢?”赤司抬眼看着对面外的落日,正对着他的落地窗清晰的倒影出他漂亮的眼仁,其实那对眼仁正倒影着黑子在窗上的影子。“和喜欢的人公用了一个杯子...”“诶...”“我是故意的哟。”赤司突然笑着侧头去正视黑子。

“想要死在他手上。”

“想要把这辈子唯一一次过敏死亡,给他。”

“可以吗...”像是 塞壬的低吟,充满祈求的低下和丝丝诱惑,推搡的动作看上去更像暧昧的拉扯,大脑发出的指令逐渐模糊...理智告诉黑子不可以,赤司会出事。而情感已经缠绵在一起了。

就这样,在血红的夕阳下口舌纠缠,赤司征十郎狠狠咬住黑子哲也的下唇,用生命燃烧的最后火焰,舔吻,撕咬犹如野兽,把爱人融入骨髓。黑子招架不住赤司这样狂放的动作,也不管是否有人双手搂住赤司征十郎的脖颈,感受自身与他愈来愈急促的呼吸。

过了一会儿黑子只觉得自己浑身发麻,意识抽丝剥茧般开始脱离。他抱着已经过敏死亡的赤司征十郎,缓缓闭上双眼.....


评论(9)
热度(22)

© 不轨之徒 | Powered by LOFTER